中風、罹癌打不倒 容耀與洪溫共譜生命之歌
花季

中風、罹癌打不倒 容耀與洪溫共譜生命之歌

  • 2011/06/22 17:19
  • 364
  • 0 / 黃莉雯 0

「賞賜的是耶和華,收取的是耶和華。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。」這是容耀老師動完中風腦部手術後,憶起的第一段經文。

20多歲時的容耀、洪溫夫唱婦隨,至今不變。「我一直是他的司琴。未來,還會一直持續下去。」洪溫師母說。

20多歲時的容耀、洪溫夫唱婦隨,至今不變。「我一直是他的司琴。未來,還會一直持續下去。」洪溫師母說。 (照片提供/容耀、洪溫)

「我來台灣的時候,還不是基督徒。」出生香港的容耀老師與妻子洪溫,一位是香港音樂、廣播界紅人,一位是畢業於英國皇家音樂聲樂與鋼琴雙主修的才女,兩人在香港九七回歸前連袂來到台灣,「本來是想靠在香港的名聲來台灣教聲樂和鋼琴好好賺錢,想不到,上帝跟我們開了個玩笑。」

西元1986年11月一場天搖地動的地震,震央在花蓮,芮氏規模6.8,把剛落腳台北的兩人嚇得「花容失色」,洪溫師母記憶猶新的說:「在香港我們從未遇過地震,地震上下左右的搖晃,真的很可怕。」夫妻倆當時在台北南京東路的家裡手牽著手面對大地震,「住在10層樓高,想跑也來不及。」那場大地震造成了台北中和的華陽市場倒塌。事後,容耀老師的人生「地震」才正開始。

信仰的虛與實 人生的真與假

「地震後,我想的是如果再來一次,可能會死。」這樣的一縷思緒飄進容耀的腦海,接著他想起在香港那群向他傳福音的同學們所講的:「信耶穌就上天堂,不信就下地獄…。」這樣「偏激」的話語聽在當時容耀老師的耳中,根本無法置信而不予搭理。但在思考生死的問題時,「這些話,我得好好認真的想一想。」那時尚未信主的容耀老師回憶道。

不信就下地獄?那信了,又有什麼好處和損失?如同人生精算師,容耀開始計算信主與否的「盈虧」:「當個基督徒一週要花2小時聚會、十分之一的奉獻,但是可以換到不下地獄…。」就這樣實際「推算」下來,容耀決定受洗,直接去找牧師,選擇洪溫師母固定聚會的西松國語禮拜堂。

是家中第三代信徒的洪溫,信仰虔誠的她,卻從不願意強迫先生跟隨,「偶爾他會陪我去,但是都坐在最後一排。」受洗前,「我本來是坐最後一排、聚會完就走了,受洗後很自然地就坐到第一排去。」容耀說,基督信仰是一個「先相信,後享受」的信仰。

上帝開玩笑 兩條不同的人生道路

夫婦兩人用專業委身宇宙光22年,並以百人大合唱每年巡迴各地,以歌承載上帝之道,讓人們體會頌讚之美。

夫婦兩人用專業委身宇宙光22年,並以百人大合唱每年巡迴各地,以歌承載上帝之道,讓人們體會頌讚之美。 (照片提供/容耀、洪溫)

本想來台灣賺錢賺利,日子也過得挺不錯,結果受洗一年後「上帝又再跟我開了個玩笑」,一周內竟連續有四個福音機構相繼邀請容耀擔任要職。「上帝可能是覺得我的日子過得太閒了,要我出來做點事。」雖然容耀老師事後說來輕鬆,但其拿起、放下的過程,也只有經歷過的人才能明白。

這四個自動上門的福音機構,其中一個是宇宙光全人關懷機構。那時創辦人林治平說:「宇宙光每一年都有薪水發不出來的記錄,你要進來,先考慮清楚。」「容耀啊,聽說宇宙光找你談?你可別一時衝動。」老朋友孫越一聽到容耀要到宇宙光,緊張的說。結果「我是真的沒有考慮清楚…」容耀大笑說。

「那個地方很缺乏,錢又少,工作又忙…」進入宇宙光前,容耀冷不防的對妻子說。洪溫笑笑說:「沒關係,就當作服事神吧!」這一待,轉眼過了22年,重點是還「買一送一」。

牽手44載 中風、罹癌仍不離不棄

2008年8月6日,容耀老師在會議中腦部中風,送醫。「當時他送進醫院時什麼都不記得了,」當下只記得二個字:「洪溫」。人家問他叫什麼名字?他說:「洪溫。」那時他已是意識不清,手腳功能失常。

2010年3月26日洪溫老師因壺腹周圍癌(胰臟癌的一種)進醫院,歷經7個半小時的手術,1/3的胃、一半的膽、大面積的胰臟、十二指腸都割除了,「8吋長的手術痕跡,就烙在肚皮上。」洪溫老師用手比著自己的肚子說。

一關關的病痛打擊,對在台灣舉目無親的容耀夫婦來說,面對的是更大的身心挑戰;一個面對的是傷口日夜所帶來的灼熱感、一個則要時刻面對中風帶來的暈眩和不方便。「二位老師們能夠再站起來,和我們一起服事,是上帝奇妙的醫治和神蹟!」宇宙光機構同工林玉珠感恩的說。

中風半年後,容耀老師再次以漂亮的毛筆字書寫出主對他的愛。「我願意用這中風的歷程來見證愛我的主。」

中風半年後,容耀老師再次以漂亮的毛筆字書寫出主對他的愛。「我願意用這中風的歷程來見證愛我的主。」 (攝影/記者黃莉雯)

容耀談到康來昌牧師曾說過一個故事:有一群社工分享為老人們進行餵飯、洗澡、換洗衣物等事,康牧師聽後覺得挺有意思,心想:「為了神,我應該也可以,如果有機會,我也願意做。」結果,想不到心念一轉,感受到上帝彷彿對他說:「康來昌,我不要你去做那個餵飯的人,而是要你去當那個被餵飯的。你是不是也願意呢?」康來昌牧師當下彷彿被打了一記悶棍。

這個故事令容耀印象深刻,「我們要小心,不要說為了神什麼都可以,因為真的不知道神會要我們去扮演什麼角色。很多事沒有遇到,真的不知道是否可以持續把神放在第一位?」他略帶嚴肅地表示。

面對生命的功課,容耀和洪溫用感恩的心再次堅強面對,他們明白生命中的「應該」,其實是要經過試煉的;持續地「可以」,真的一點也不容易!

洪溫:希望能服事直到回天家

容耀老師與妻子洪溫的生命見證與主裡相互配搭成全的愛情,如同一首美好的詩歌,感動人心。

容耀老師與妻子洪溫的生命見證與主裡相互配搭成全的愛情,如同一首美好的詩歌,感動人心。 (攝影/記者黃莉雯)

即使面對這樣身心雙重的煎熬下,容耀夫婦從未想過休息或放棄宇宙光的服事,洪溫說:「我們不想放棄,也不埋怨神,更沒想過要退休,我希望能一直做到主接我回天家為止。」看似柔弱的她,有著戰士般的意志。

「服事主,不代表就一定能凡事順利,身體健康無病。若真的遇上了,我們就學習順服主的安排,神會有夠用的恩典。」去年的宇宙光百人大合唱,洪溫還需要吊點滴維持體力,但今年則可以指揮全場。

服事主總是形影不離、如膠似漆,數十年如一日的容耀夫婦,誠摯邀請弟兄姊妹持續支持宇宙光百人大合唱,25日在台北衛理公會雅各堂將有今年最後一場的演出,大家可以把握機會,踴躍前往聆聽。

分享

Loading...